快捷搜索:

对西方空间批判理论的自省与借鉴

当今时代仍然是一个资本盛行的时代,资本主义给人类社会带来的各种困境也有加剧之势。因此,包括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在内的西方左翼学者才坚持不懈地从生态、文化等不同角度展开对资本主义的反思和批判,并由此形成了各具特色的资本主义批判理论。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以亨利·列斐伏尔、戴维·哈维、马克·戈特迪纳、爱德华·W.苏贾等为代表的一批西方马克思主义者或左翼学者,以资本主义的空间生产为切入点展开了对资本主义的反思和批判,并形成了较为系统的空间批判理论。

根据西方空间批判理论,为了实现经济发展,并进而推动整个人类社会的发展,城市化和空间生产是一种必然的过程。因此,即使在资本主义社会,也有一些国家政策是专门为支持城市发展和改善目标人群不公平的社会环境而设计的。然而,从根本上讲,推动资本主义空间生产的主要是资本逻辑。正是在资本逻辑的作用下,无尽的资本积累在通过把个人享有的对私有财产和利润不可剥夺的权利延伸到全球各地时一定会在地域上扩张;也正是在资本逻辑的作用下,城市空间几乎成了资本形成或资本实现剩余价值的专属地,以至于城市本身成了资本创建的一种适应其目的的人文物质景观。由此,资本主义条件下的空间已不再是一个被动的地理学中心,或者一个空洞的几何学中心,而成了一种实现资本利益的工具性存在。

资本逻辑推动的资本主义空间生产的最终结果,必然是不平衡发展和社会不公平现象。首先,资本主义空间生产所导致的全球化其实是一种全球的不平衡发展,并在全球造成了惊人的两极分化。它将财富、权力和政治经济机遇集中到了一些特殊地点和有限的少数人群,并因此在不同层次、不同地点导致了大量的货币贬值和破产,以及诸如生产规模缩小、失业、公益事业瓦解、生活水准退化、资源和环境质量下降等诸多损害。其次,资本主义空间生产必然造成公共产品分布的不平等,这种不平等不仅导致空间权益的不平等分配,而且导致时间权益的不平等分配。这是因为,空间购买者不仅是要购买一处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居住、可以改变用途、可以与他人交换的住宅,也不仅是购买在符号学意义上引人注目的住宅,他还是距离的购买者。如果他的住所临近商业、休闲、文化、工作以及决策中心,那么他就购买了对时间的支配。最后,资本主义空间生产必然导致人们的空间隔离。这是因为,资本主义的决策中心、财富中心、权力中心、信息中心、知识中心,将那些不能分享政治特权的人们赶到了郊区;而那些负担不起租金的工人们也被赶到了城外。而且,随着种族和收入群体的隔离在整个大都会地区的展开,社会不公平现象必然越来越多。

本文由管家婆一句话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对西方空间批判理论的自省与借鉴

TAG标签: 管家婆一句话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