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汉籍所载希腊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Greece)渊源的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 古典名著《西游记》中女儿国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其实关于女儿国、女人国的传说从公元前8—6世纪到公元16—17世纪就在亚欧各地不同的文化中广为流传。8月24日,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张绪山在国家图书馆文津讲坛上所做的题为《汉唐载籍里的希腊传说》的讲座,以女人国神话的流转,从侧面为我们揭示了古代人类文化的交流。

张绪山在讲座中谈到,据《后汉书》记载,公元97年,甘英受班超派遣出使波斯罗马帝国,到达波斯西部边界,准备渡海时,被波斯船员告知,渡海需要三个月乃至两年时间,而且“海中善使人思土恋慕,数有死亡者”。《晋书·四夷传》对这件事也有记载并与希腊神话中的海妖故事相符合。海妖故事最早见于《荷马史诗》,波斯船员所说的故事应该源来自希腊神话。

  在南北朝至隋唐时代的中国典籍中,拂菻是一个新出现的名称。百余年来的研究证实,它指的是由罗马帝国演化而来的拜占庭帝国(即东罗马帝国)。在这一时期的汉籍记载中,颇有一些与拂菻相关的事物,女人国传说便是其中之一。《法苑珠林》三九云:案《梁贡职图》云,(拂菻)去波斯北一万里,西南海岛有西女国,非印度摄,拂懔年别送男夫配焉。《贡职图》亦作《职贡图》,乃南梁元帝萧绎所作。拂懔即拂菻。梁朝处于南方,此传说显然是由海路传至中国。

南北朝末期至隋唐时代,我国典籍中出现了与“拂菻国”相关的“西女国”的记载。“西女国”的特点是没有男子,国中女子与邻国男子婚配,生男不养而仅留女婴。拂菻国即拜占庭帝国,我国最早记载拂菻国的汉籍为唐代的《法苑珠林》,书中记载:“案《梁贡职图》云,去波斯北一万里,西南海岛有西女国,非印度摄。”而在玄奘《大唐西域记》中,对于女人国的记载更加详细。张绪山认为,玄奘西去求法为627—645年,在印度游学18年,《大唐西域记》中关于西女国的传说可能来自印度。16世纪下半叶,在西班牙人的著作中,将女人国传说的地点转移到接近日本的地方。

  与此相应的是,《大唐西域记》记载,玄奘西域求法途中在北印度也听到了类似的女人国传说:波剌斯国西北接拂懔国……拂懔国西南海岛,有西女国,皆是女人,略无男子。多诸珍货,附拂懔国,故拂懔王岁遣丈夫配焉。其俗产男,皆不举也。《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四记载大略相同:(波剌斯)国东境有鹤秣城,西北接拂懔国,西南海岛有西女国,皆是女人,无男子,多珍宝,附属拂懔,拂懔王岁遣丈夫配焉,其俗产男例皆不举。《新唐书》卷二二一载:拂菻西,有西女国,种皆女子,附拂菻。拂菻君长岁遣男子配焉,俗差男不举。

张绪山谈到,西方西女国传说与东方渊源的以无性繁殖为故事主干的“女王国”故事大异其趣。在我国女人国的传说中,“无性”的特点明显。在《山海经》中即有“女子国”的记载,女子国无男子,成年女子到黄池洗澡而孕,生育男婴至多活三岁而死,唯女婴才能长大成人。甚至在正史中也有这样的传说。在宋代文献中,女人国女子怀孕为“感风而生”。在明代小说《西游记》、《镜花缘》中,女儿国女子怀孕为饮子母河的水而孕。

  《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与《新唐书》所记女人国事,均取材于玄奘《大唐西域记》。玄奘所记内容多取自梵文典籍或亲身见闻,他将拂懔国与女人国的记载附于波剌斯国条下,且明言非印度之国,路次附见,说明其事乃玄奘在中亚或印度所获闻。显然,在印度和中亚都曾流传着与拂菻相联系的西女国故事。

张绪山认为,欧亚大陆女人国故事的传播具有很大特点,在不同文化系统中的传说中具有各自清晰的脉络,同一系统的同一传说在表现形式上发生变化,但核心元素不变;经典传说总是与政治经济中心相联系。如女人国的传说最初出现在公元前8—6世纪的黑海沿岸,在公元6—7世纪出现在拜占庭帝国,而到13世纪被认为出现在印度和帖木儿帝国,16—17世纪,随着地理大发现和新航路的开辟,女人国又被认为出现在亚洲东部,接近日本的地方。这一方面体现了人们对某一不熟悉地方的好奇,而当这一地区充分被人们所熟悉,女人国的传说就会消失;另一方面也体现了欧亚大陆人类文化的交流比我们想象得要早。

  德国汉学家夏德(F.Hirth)在其名著《中国与罗马东边地》(China and the Roman Orient)中注意到玄奘关于女人国的记载多与古希腊史家斯特拉波(公元前58公元21年)著作中关于女人国(Amazons)的记载相合,似乎察觉到二者之间的渊源关系,不过,他对此似乎有些犹豫不决,难下定论,原因是两种记载中女人国位置的不同:斯特拉波笔下的女人国据说位于麦奥提斯湖(Lake Maeotis,即亚速海)岸边,而不是在拂菻西南,他们也不是生活在岛上,派遣男子与她们相配的邻人不是叙利亚人而是居于高加索山下的加加尔人(Gargareans)。尽管如此,联想到玄奘所记故事与希腊世界女人国传说的关系,确实显示了夏德思维的敏锐。

张绪山在讲座最后强调,在比较研究中,处理中外交流史上出现的文化相似性问题,需要多重证据,不能由时间的先后来确定文化传播的方向。

  夏德研究的不足之处在于:首先,他对希腊罗马世界有关女人国传说的考察仅上溯至斯特拉波,未能从根源上发现它的原型。实际上,希腊神话中的女人国故事,不仅远比斯特拉波更为古老,而且在传播范围上也比想象的更为广阔。其次,夏德不太了解民俗传说在不同地区传播的规则,所以要向人们指出两种记载显示的地点的差异。从民间传说的传播规则看,将故事发生地与讲述者母邦混为一谈,这一现象在世界各地的民间传说交流中,是一种普遍现象。由于当时的拜占庭帝国(即拂菻)在欧亚大陆是有相当知名度而又充满神秘感的国家,将一种带有神秘色彩的传说附会于其上,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在希腊世界,女人国的传说可能产生于希腊人向黑海地区殖民时期,所以,在地理范围上,古希腊神话传说将女人国置于黑海(亚速海)沿岸或小亚细亚地区。根据希腊神话,女人国的女人们崇尚武艺,骁勇异常。为繁衍后代,她们与邻近的部落男子婚配,然后将男子送走,生下女婴便留下由母亲抚养,训练其狩猎和战争本领,培养成勇猛的女将,男婴则交还其父,或杀掉。女人国的妇女自认为是战神阿瑞斯的后裔,热衷于战争,经常对他族发动战争。为便于使用弓箭,她们烧掉右侧乳房。女武士使用的武器有双面斧、弓、矛和半月形盾等。早期女人国传说有三个元素:一是女人国妇女的尚武;二是女人国妇女与邻近群体的男子婚配以繁衍后代;三是所生后代只留养女婴而不留男婴。在这三个元素中,又以后两个元素为基本核心元素。

  与早期女人国传说相关的神话人物有大力神赫拉克利斯等。在赫拉克利斯的十二功勋中,其中之一是他从女人国取得金腰带。在赫拉克利斯神话中,女人国位于黑海边本都地区的特尔莫冬河两岸,女王拥有战神阿瑞斯赠送的金腰带。赫拉克利斯到达女人国后,女王对大力神很有好感,打算献出金腰带,不料大力神的敌人天后赫拉从中挑起事端,致使赫拉克利斯与尚武好战的女人国发生战争。赫拉克利斯最终取胜,女王被迫交出金腰带。赫拉克利斯以力大勇武著称,大力神传说也从侧面反映了女人国妇女的强悍和好战。

  女人国主题除了见于神话传说,也进入了历史著作。希罗多德在其著作《历史》(IV, 110117)记载,女人国的女子曾与黑海沿岸的希腊人作战,希腊人打败了她们,准备把大量俘虏运到雅典,船在海上航行时,女人国战士杀死了押运她们的希腊人。但她们不会操纵船只,船只漂流到黑海东北部的亚速海(麦奥提斯湖)岸边,并与该地的斯基泰人发生战争。斯基泰人从战死的女人国战士尸体上发现她们是妇女,决定不再以战争手段对付她们。他们派出大约数量相等的年轻男子,在她们的驻地附近安营扎寨,并模仿女人国战士的一切动作。当女战士看到斯基泰人并无伤害自己的意图时,就不再主动发起攻击,双方的营地也逐渐接近起来,最后双方的营帐合并在一起,每个斯基泰男子娶最初交往的女战士为妻,彼此结合在一起。新形成的群体并没有回到斯基泰男子原来的群体,也没有定居于女战士占领的土地,而是迁移到一个新的地区开始生活。

本文由管家婆一句话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汉籍所载希腊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Greece)渊源的

TAG标签: 管家婆一句话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